3月10日晚9时20分许,湘潭市发生一起血案:一名26岁女护士被剌30余刀死于自家楼下。

仅仅6小时后,犯罪嫌疑人落网,其身份居然是死者刚刚分手不久的前男友!经突审,这名年轻男子交代了自己的作案动机:交往两个月后被对方突然提出分手,自认为感情受到了欺骗,故决意报复。

近年来,这类“分手后悲剧”频频见诸荧屏报端,“分手暴力”的残忍性和破坏性令人咋舌,而女性往往在这类悲剧中充当了受害者的角色。于是,有专家发出提醒:“好聚”不难,“好散”不易,“分手”讲究一定技巧,有助于规避日后可能遭受的风险。

一段短暂的恋情,何以让一名受过高等教育、从无犯罪前科的“80后”白领男如此凶残地砍杀前女友三十多刀呢?两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?3月26日,记者采访了湘潭警方,并深入看守所与犯罪嫌疑人李大成面对面,听他讲述了这段“嗜血之恋”背后的故事。

2012年10月初的一天,在湘潭市某保险公司任业务员的李大成在熟人文静的介绍下,与市二医院呼吸科护士黄莹相识。

黄莹面容姣好,身量苗条,令李大成眼神为之一亮,当下便十分中意。据他回忆当天的细节称,文静在介绍自己的情况时说了句:“莹莹,你别看李大成文弱,在保险公司也算是优秀员工呢,月收入有七八千。”见黄莹正望过来,心知自己的收入远没达到这一水平的李大成目光躲闪了一下,点点头说:“差不多吧。”

两天后,李大成又约黄莹吃饭,但被对方以“正在上班”为由婉拒。李大成告诉记者,他赶紧买了份盒饭送到其所供职的医院:“趁热吃,可不能饿着肚子工作。”博得佳人一笑后,又“趁热打铁”:“我明天请你吃中饭,到时候打电话给你啊!”

次日,黄莹应邀赴约。据李大成称,此后,两人开始频繁约会,“经常一起吃饭、唱歌、逛街什么的。从相处的情况来看,我觉得我们两个还算可以的”。

李大成向记者回忆说,2012年11月19日,黄莹答应随自己回家见父母,一进门便“伯父伯母好”喊得很是亲热。而父母见自己领回一个漂亮姑娘,高兴得合不拢嘴,又是倒茶又是削苹果,生怕怠慢了人家。

席间,李母往黄莹碗里不停地夹菜;饭后,黄莹又主动帮忙收拾餐桌。见临别时妈妈拿出事先准备好的1000元钱的红包给黄莹,而她推辞一番后收下了,出门后李大成半玩笑半认真地说:“普通朋友可是不给红包的。我爸妈认可你了,我们的关系就算确定了哦!”

李大成告诉记者,12月5日中午,自己买了根金项链送给黄莹,而她竟然问出“不是假的吧”,自己急了:“你太看低我了,差不多3000元呢!”

几天后,黄莹带李大成去见她母亲。临出门时,黄母也拿了个1000元的红包给李大成。

李大成称,自己便又花300元给黄莹买了个手提包,并开玩笑说:“你妈给的红包我等于一分没用,全返给你了。”而黄莹拿着包看了半天后,又质疑起了价格。情急之下,李大成将自己的经济情况和盘托出:“我每月也就三四千元钱收入,总得存点钱准备结婚啊。”

“那是文静吹的。我没这么高的收入,如今保险业务难做,你应该知道啊。”李大成说,黄莹听后半天没吭声。

此后十多天,李大成自称与黄莹再无见面。其间,自己多次给她打电话,她都推说工作忙。

在警方向记者提供的审讯材料上,2012年12月21日,黄莹约李大成到市二医院隔壁的万利隆西餐厅吃晚饭,席间突然提出分手,并将项链、手提包和1000元红包退回给李大成。

此后,李大成每天给黄莹打电话,可“她不接”;跑去医院找,“她竟说已经另有男友了,连我想和她做普通朋友的要求都不肯答应”。

据李大成回忆,有次自己找到医院,黄莹不在,但包就放在办公桌上,手机从中露出一半。他忍不住抽出来翻看,竟发现自己的号码被设定成了“黑名单”!

从此,李大成也没什么心思上班了,经常在家蒙头大睡。心灵的创伤和突然失去规律的生活令他病倒,脖子肿起老大。一检查,是急性腮腺炎,得马上住院。

2013年1月,李大成选择到市二医院呼吸科住院治疗,这正是黄莹工作的科室。事后据他向警方供称,之所以选择这里,很大部分原因是希望与黄莹接触,以期能够挽回感情,“可她居然装作不认识我,对我形同陌路”。

Leave A Comment

Recommended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