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平4负深陷降级区,差一点点就排在英超倒数第一的纽卡斯尔突然火了!纽卡不仅火了,还壕了,还厉害了,还能争冠军了!沙特公共基金会宣布收购纽卡的当天,全世界社交媒体出现了好多“资深喜鹊”球迷。笔者相信,这里面鱼龙混杂的混着C罗、梅西、姆巴佩、博格巴、哈兰德等各种当红球星的粉丝。因为,再过一两年,他们都将披上纽卡斯尔的队服~

放眼世界前十大足球俱乐部,纽卡斯尔背后的沙特公共基金会可谓是一枝独秀的存在。曾几何时,曼城与大巴黎的“壕无人性”让许多小球队的粉丝苦不堪言。最近的例子,就是阿斯顿维拉的格拉利什。要知道,在去曼城之前,格拉利什就是阿斯顿维拉的核心和宝贝。作为阿斯顿维拉青训的他,已经在球队效力了10个赛季,但在金钱的诱惑面前,“一人一城”的豪言壮志又显得那么的不切实际。

据《每日电讯报》报道,纽卡斯尔今年冬窗最高可以使用1.9亿镑进行引援。报道称,如果沙特财团允许的话,纽卡斯尔可以在一月份花费高达1.9亿欧元进行引援,同时由于纽卡前老板阿什利此前的吝啬,球队这样的巨额引援将不会违反财政公平法案。阿什利是谁?他有多抠门?为啥能让纽卡斯尔在一个转会窗拥有接近2亿欧元的资金?

2007-08赛季,球迷们高兴地看到纽卡前老板约翰·霍尔和弗雷迪的离去,喜鹊球迷热情地拥抱了这位43岁的圆脸零售商。阿什利不仅在该市臭名昭著的比格市场为他们买啤酒,还经常光顾当地的夜总会。与此同时,球队主帅阿勒代斯被解雇了,凯文·基冈被任命为他的接班人。

在很短的一段时间里,基冈希望赢得冠军,他侥幸错过了他的第一个化身,90年代中期。然而,渐渐地,阿什利对这支球队规划的蓝图开始令人困惑。这个英格兰小胖子开启了一系列莫名其妙的操作。首先,他在未通知主教练基冈的情况下将丹尼斯-怀斯莫名其妙地被任命为执行董事。基冈懵逼了,怀斯自己也有些颤颤巍巍。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,主教练凯文-基冈被架空了。

基冈的纽卡主帅生涯伴随着这一切的不愉快很快就结束了。怀斯告诉基冈,纽卡斯尔将收购西班牙无名前锋西斯科。基冈也不是一个好啃的骨头,他直接对外宣称纽卡把他建设性解雇了,并在雇佣法庭上打赢了与纽卡之间的雇佣官司,赢了200万英镑。突然之间,阿什利不再冒险进入纽卡斯尔市中心,也很少去圣詹姆斯公园。那些相信基冈可以在泰恩河上行走的支持者感到被背叛了。显然,这个老板并不热爱纽卡,也并不想好好的经营这支球队。

不仅仅是基冈,喜鹊的球迷们也渐渐的开始厌恶这个主教练。纽卡1892年建队,是英格兰足球历史上最悠久的俱乐部之一。喜鹊接近130年间只有6次降级的经历,结果在阿什利当老板的这14年之间,纽卡降级了两次……要知道,这14年是资本足球蓬勃发展的14年,是老牌劲旅争相抢夺国际市场的14年。在其他豪门纷纷想着干点大事的时候,阿什利却让纽卡深陷泥潭。

他们的第一次降级让所有人感到震惊。作为一个英超老牌豪门,球迷们压根就不会将纽卡与那三个降级名额联系在一起。从纽卡球迷的视角上来说,09年那次降级全权由阿什利负责。“它是一个以吝啬和吸血文明的热刺球迷”纽卡球迷这么评论它们俱乐部的老板。阿什利白捡了阿兰-帕度,一口气和他签约了八年之久的长约,这笔签约到现在来看都有一丝搞笑。而且,08赛季,纽卡也是在最后一轮才保级成功,但阿什利仍旧选择对岌岌可危的球队现状视而不见。这也不难怪球队在2016年会有第二次降级了……

说完了前任,再来说说纽卡的现任—沙特公共投资基金的掌控人萨勒曼。萨勒曼目前买了纽卡斯尔联队80%的股权,拥有绝对话语权。那么,他又是什么来头呢?会不会像前任阿什利一样对球队生死不管不顾呢?萨勒曼是沙特国王的儿子,据说他的家族拥有约1万亿英镑的家产。据报道称,这位花花公子过去曾挥霍数亿美元购买游艇豪宅,甚至是一些稀有艺术品,他甚至称特朗普是他的好朋友。

中东人玩足球可是毫不含糊的,最好的例子莫过于背靠巨资的曼城和巴黎了。但是,最搞笑的是,“巨资”这个词在萨勒曼面前,有可能就是平常的一个买游艇的钱罢了。他有世界上最豪华的游艇,花了3.8亿英镑;他有一张达芬奇的世界名作,花了3.4亿英镑;他还在法国巴黎有一个10几间屋子的城堡,花了2.3亿英镑。一句话,他钱多的已经让他不在乎钱了。由此可见,他收购纽卡进军足球市场,是真的喜欢“用钱玩足球”,也希望他能让如今一场没赢的喜鹊涅槃重生吧。

Leave A Comment

Recommended Posts